「陳垣崇事件」與學術界的「利益衝突 」

去年中研院陳垣崇教授因為專利授權及採購問題遭到檢方約談的事件,引起社會與學界極大的震撼。上個月檢察官以不起訴結案,這件事似乎就此塵埃落地。但是看了檢察官不起訴的說明後,我認為中研院有責任把這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對社會大眾和學界作一個清楚的說明

評中研院主導的「人才宣言」: 一場學術倫

中研院8月14日發布了一份由翁啟惠院長發起,18位國內各界領袖共同連署的《人才宣言》,針對國內嚴重人才供需失衡的現象,從體制、法規與大環境的面向分析,指出諸多問題,並研擬相關因應對策。同時還指出政府再不正視人才失衡問題,十年內台灣將無人才可用。

院士與分數

這裡指的院士是中央研究院院士,院士和分數有什麼關係呢?當然沒有關係!這裡想要談的是台灣學術圈(主要是我們熟悉的生物醫學界)近年來所新創出的二個流行用語。

學界領袖哪裡去了?

二個月前就聽到國科會內部傳出的消息 因為Top down的大計畫耗掉太多資源,以致於今年支持大學研究計畫的各學術處的經費將大幅縮水。 面對這樣的傳言,學界整體的反應是冷漠。 上位者,沒有人出面澄清或關切;而下面的學者,也僅能私下表達關切與不滿,大家普遍的心態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無力感。

鬼頭鬼腦的聰明

和國外的學術界朋友談論不同國家研究人員的特質時,我們常會有這樣的印象:「印度人,嗯!日本人,認真的可怕!美國人,笨得可愛!中國人,哈哈!」美國人的聰明才智真的不如我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