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院需要建立新的研究文化

研究生與博士後研究員並非「高級助理」,他們在實驗室的工作仍然走教育過程的一部分,但當實驗室成了工廠,學生成了生產線上的作業員,所知所學都是些零碎片斷的枝節,對科學研究不容易有整體的認識。

從圓照寺談臺灣醫學教育的一些問題 Nov14

從圓照寺談臺灣醫學教育的一些問題

我有一個相當奇特的經歷,在一間莊嚴肅穆的佛寺講堂中,我和來自全省一百多位中小學老師們一起討論生命是什麼?

怎麼看科學與特異功能的爭議

有些人可能的確會表現一些個人獨特但無法與他人共享的神秘經驗,那麼對這些非具普遍性的個人經驗的探索就更需要謹言慎行了,免得讓「無知」的大眾以訛傳訛,最後讓嚴謹的科學判斷失去了表白的舞台!論語不是說過「子不語,怪力亂神」嗎?我想孔子對怪力亂神的現象也許並非毫不動心,或全無探索的興趣;「不語」指的恐怕是不宜與一般人隨便談論的態度吧!

生物學是不是該成為大學的通識?

大學課程有沒有人在規畫?規畫的理念是什麼?規畫後的課程什麼人來教?教的怎樣?學生學到了什麼?教師如何評鑑?不適任的教師怎麼樣辦?

My personal experience Oct06

My personal experien

我一生作事有兩句話長記心頭,一是:吃虧就是佔便宜;另一句話是:有容乃大,無欲則剛。我自已覺得從中受益很多。另外我常覺得把自我反省擺在前面,遇到爭執先問自已是不是我的錯,說氣話有沒有傷人,如果有,能不能先說聲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