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去看諾貝爾獎的門道?

每年十月諾貝爾獎頒佈之後,媒體或是學界都會對得獎人的生平與科學上的成就作一些介紹。介紹同時不免也會有許多議論:從今年的獲獎人是否名至實歸,到下年度的獎項會花落誰家。社會大眾往往關心臺灣什麼時候才會有諾貝爾獎得主出現;而學界領袖當然也不能免俗,往往隨性地撂下豪語:未來二十年要為臺灣培養出諾貝爾獎得主。

從圓照寺談臺灣醫學教育的一些問題 Nov14

從圓照寺談臺灣醫學教育的一些問題

我有一個相當奇特的經歷,在一間莊嚴肅穆的佛寺講堂中,我和來自全省一百多位中小學老師們一起討論生命是什麼?

怎麼看科學與特異功能的爭議

有些人可能的確會表現一些個人獨特但無法與他人共享的神秘經驗,那麼對這些非具普遍性的個人經驗的探索就更需要謹言慎行了,免得讓「無知」的大眾以訛傳訛,最後讓嚴謹的科學判斷失去了表白的舞台!論語不是說過「子不語,怪力亂神」嗎?我想孔子對怪力亂神的現象也許並非毫不動心,或全無探索的興趣;「不語」指的恐怕是不宜與一般人隨便談論的態度吧!

我與榮陽團隊人類基因組的千萬鹼基定序計劃

人類基因組定序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進行有關生命科學的國際合作,而其成果對未來生物醫學有極為深遠的影響。榮總蕭廣仁教授認為面對這個人類歷史記錄的締造時刻,台灣不應該缺席。

生物學是不是該成為大學的通識?

大學課程有沒有人在規畫?規畫的理念是什麼?規畫後的課程什麼人來教?教的怎樣?學生學到了什麼?教師如何評鑑?不適任的教師怎麼樣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