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鼎新藥:一個國王新衣的再現

浩鼎日前公佈抗乳癌新藥OBI-822臨床實驗的結果,沒有達到預期的療效,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風波。對這樣的結果,浩鼎董事長張念慈的回應是「跌破眼鏡的成功」!

二十年來臺灣生物醫學研究的省思

我們可以從兩項指標來推斷臺灣生物醫學界的未來,第一:我們的生物醫學研究是否已成為臺灣生物科技產業最重要的推手? 第二:生物醫學是否吸引了足夠多的優秀新血加入?我個人的看法是,這兩個問題生物醫學界幾乎都交了白卷!

周成功說了什麼?他沒有說什麼?

我的朋友江才健在這一期科技報導上寫了一篇文章,值得和大家分享:周成功說了什麼?他沒有說什麼?

從宇昌案談學術界利益衝突的規範

本文登出時,總統大選即將落幕。但不論誰當選,都不該輕忽了宇昌案所牽引出學術界利益衝突如何規範的問題。從一個局外人來看,宇昌案當然有許多令人不解之處,

中研院需要建立新的研究文化

研究生與博士後研究員並非「高級助理」,他們在實驗室的工作仍然走教育過程的一部分,但當實驗室成了工廠,學生成了生產線上的作業員,所知所學都是些零碎片斷的枝節,對科學研究不容易有整體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