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發展重點學術領域

台灣的大學數目在近十年中倍增,而政府對高等教育的投資未能配合成長,加上欠缺具遠見的策略規劃與平頭式的分配原則,已經使得台灣高等教育陷入一個空前未有的危機。然而在政經問題複雜的今天,學界有帶領台灣走出困境的責任。選擇一、二個契合世界潮流的領域,認真檢討台灣可能具有的優勢,設定發展的策略,認真執行,檢討成效,作為未來改進的依歸。仍然不失為當前一個可行的方法。未來是否有希望,全看我們今天有沒有誠實面對困境,發揮群策群力的智慧。特別是行政機構有沒有穾破傳統巢臼的決心。

當資源有限的時候,如何選擇重點,設定發展的優先順序是每一位決策者都知道該作的事。但是過去我們很少看到這一類成功的例子。推究其原因其實也很單純,我們沒有一個好的學術傳統,因此學術權威難以產生,加上校園民主的庸俗化,學術價值可以用分數和計票來決定。〝重點〞的討論就往往在「搶資源」的詰難與爭執中被「擺平」。20年前有像李國鼎先生這樣的強人領導時,我們還可以依稀看出一些規劃的理念,像當時八大重點科技的設定。也許不完美,但是多少也集中了一些人力物力,在某些特定的領域,像肝炎防治推動了一些研究,取得了一些成績。

20年後的今天,強人不在,領導人物也沒有了!我們進入了一個徹底平頭發展的局面。研究如此,人才培育亦復如是,提出以論文掛帥的獎助辦法不僅蠶食了老師教學的熱情,同時也扭曲了師生,同儕間的常態關係。「未來學術重點發展的方向與資源分配」不論在學術機構或是政府層級,都缺少認真的討論與與共識,當然更談不上有什麼具有遠見的結論與執行結論的決心了!

難道學術發展真的不需要有重點?或是世界各國也都不曾設定任何學術發展的重點?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以英國為例,最近針對各個領域設定重點,作為新增經費優先支援的依據。在這裡基因體出現在三個領域中,奈米技術出現在二個領域。另外日本2001年科技預算中新增的研究中心有:奈米技術,生物資訊學和免疫學。而經費較去年大幅成長的領域有資訊技術,基因體研究,蛋白結構。最值得注意的,有三個領域研究經費不增反減,它們是核子研究和太空研究。從這裡我們大概可以看出一個全球科學發展的趨勢。

台灣究竟應該怎麼選擇「重點學術領域」來發展?大概不外乎有「從上而下」 或是「從下而上」二種不同的策略。「上位者」可以參考國外學術發展的大方向,針對國內學術人口的多寡、強弱、社會需求與經濟發展等因素來決定國內發展的重點。既然是重點,數目就不應該太多。既然是重點,資源分配就應該優先考慮。重點確定以後,接下來就要看學界是否能迸發出智慧的火花,從「下而上」提出結合本土優勢具原創性的研究計劃。在這裡要掌握的分際就是「上位者」決定方向後,必須避免裁判兼球員一味自肥的惡習。任何計劃,不論是要設置核心設施或是提出大型研究計劃,都必須經過公平競爭的評審過程,沒有例外。另外還有一些想法在此提出給大家作為參考:

1. 發展優勢學術領域,必須鼓勵競爭。因此應建立一套辦法,對於國內具有優勢或特色的學術領域給予獎助,並鼓勵跨校際的合作。

2. 為了讓學界透過重點的引導,自行結合形成研究團隊,並讓有創意及冒險性的想法有機會嘗試發揮,研究計畫應分為先導及延續二部分,先導計劃的數目不妨增多,但期限與經費均應縮短(2年),降低。二年後依其研究的整合性,及初步成果作為核準後續計畫評估的依據。延續計畫通過後便應是長期(5-7年),並有更充裕的經費支持。延續計畫審查委員會應邀請國際專家學者組成,應該只有〝卓越〞一個標準,寧缺毋濫。

3. 除了計劃本身的科學意義之外還需要注意高級人才的培育與延攬,其他像中小學老師在職教育、新聞科系的通識課程與社會大眾之間的溝通,等等也都是重點學術領域能否順利發展的重要條件。

#此篇發表於2008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