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科技專欄

因體研究指引出未來癌症診斷和治療非常重要的方向。人類基因體定序完成後,接下來就可以「按圖索驥」去檢查癌細胞與正常細胞間究竟有多少基因資訊的變異,而那些變異會是癌細胞的「阿奇里足踝」不論癌細胞怎麼千變萬化,都可以讓我們一箭就正中它的要害!

基因資訊的比對,未來還可以幫助我們有效鑑別那些病人才會對藥物有反應而值得去接受治療。最好的例子就是治療肺癌的藥物艾瑞莎(Iressa)艾瑞莎是一個生長因子受體酵素的抑制劑,但在美國初步臨床實驗的結果發現,這個藥物僅對百分之十的受試病人有效,追究其原因發現,對藥物有反應的病人,他的癌細胞所帶的生長因子受體都有一些共同的基因突變發生。這個發現最近在台灣也獲得證實,國家衛生研究院蔡世峰教授所帶領的團隊發現台灣地區肺腺癌患身所攜帶生長因子受體發生突變的比例高達50%,因此東方人的肺癌對艾瑞莎有反應的比例就西方人高了許多,因此找出具「地方持色」的癌症研究也許是艾瑞莎帶給我們的另一個教訓。

在治癌藥物的開發方面,台灣在研究人力資源都不足的情況下如何與世界級的巨星藥廠競爭?除了能發揮見人所未見的智慧外,充分結合不同領域的人,找出在地的利基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譬如長庚大學的王惠珀教授利用細胞吸收的特性,發展出一系列胺基酸的衍生物能相當有效地進入癌細胞,同時可以抑制癌細胞的快速生長。目前這些藥物已經獲得美國的專利並準備開始進行臨床實驗。另一個有趣的例子是中山大學沈雅敬教授學合成了一些特殊結構的小分子,陽明大學的葉小帆教授發現這些小分子以一種奇特的方式殺死癌細胞;進一步研究發現這些分子很快會進入細胞核並與染色體結合,台大陳基旺教授利用分子摸擬計算發現這些小分子,的確可以插入DNA雙螺旋分子的一側。結合台灣天然物化學與藥物化學,細胞分子生物學共同去發掘一些有地區特色的藥物開發,也許有一天我們也可以開發出有效的藥物,在人類對抗癌症的戰爭中作出一些貢獻!

 

圖片作者:  florador 圖片來源: http://www.flickr.com/photos/florador/4034110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