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有約

2010.06.10 訪問 撰稿 ◎ 周庭筠

  • 人格思想的養成

我小時候沒有很大的野心,在初中的時候我想以我家裡的環境,說不定高中畢業就心滿意足了。到高中畢業,覺得說不定大學畢業就很高興。所以我大學畢業後的每個階段,我都覺得自己非常幸運,非常富有,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我記得在大學的時候,那個時候有個社團叫哲學研究社,因為那時四年級比較有空,就去訪問了很多老師。其中一個老師我到現在還印象深刻,他在新竹中學教歷史,叫史作檉,到現在還在寫書,他是個民間的哲學家,台大哲學系研究所畢業後就一直留在新竹中學教書。他一生沒有結婚,我們就問他怎麼沒有結婚呢?羅大佑有一首歌叫戀曲1990提到:「愛情這東西我明白,但永遠是什麼?」所以他說我不知道如何面對一個我喜歡的女孩,跟她說我永遠愛她,因為我不知道永遠是什麼,這是他的愛情觀,對我來說一直很深刻。坦白說我不是一個很浪漫的人,所以我接受那一句話。我跟師母認識得很早,我們是大學同班同學,四十年了,你說這裡面多少是愛情多少是友情多少是親情,老實說我無法很清楚地做切割,所以我想大概就是這個樣子。七○年代那個時候不是那麼的開放,而且師母有些想法還是比較傳統。其實我們1971年畢業,一畢業之後我留在台灣當兩年兵,師母就去美國唸書,我們分開了兩年,那時也沒有email、電話,就靠三天一封信來維持。所以這也很難說,說是那時愛得死去活來也不是,機緣也是一部分,這坦白講是跟人的個性有關係,我覺得某個程度這是一個承諾、一個責任,所以我就會克制自己。

我自己也有一套理論,其實古人講的很多話都很有道理,「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我們人其實有很多黑暗面、有很多獸性,但是如何讓我們自己成為「受到自己尊敬的人」是重要的。孔子說的「克己復禮」我覺得非常好:我們要克制自己,回復到一個規範,回復到自己願意遵守又覺得引以為傲的規範。現在其實可以再延伸出去,什麼叫「禮」?禮其實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如果今天我要做一件對不起師母的事,我自己就會想: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自己身上,或是我的姊妹身上,我會怎麼想?這漸漸就變成自己做人的一個規範。

我以前在大學唸書的時候本身喜歡哲學,也受到一些哲學思潮的影響,這個思潮其實某個程度在存在主義裡談論很多的。存在主義基本上不相信有上帝,尼采說:「如果上帝不存在,人不是就什麼事都可以做了嗎?」那我們是不是什麼事都可以做呢?那我們就要問問自己,我們被投射到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徵求你的同意你就來了,你看到自己的終點,在這一生的過程當中,我們生命的意義跟價值是什麼?可能沒有意義,但是存在主義理談到的一些問題,我們必須相信薛西佛斯 (Sisyphus)的神話,「上山的努力及足以激勵人心,我們必須相信薛西佛斯是快樂的」。上山的努力是誰的決定,是薛西佛斯的決定,所以是你在決定你的命運,當你在做決定時你不但決定你自己,同時也決定了整個世界;不但決定了自己是誰,也為這個世界立了一個法,雖然這個法多少是從你的觀點而來。我受這些影響很深,所以今天我們做任何一件事情,是你的決定,你要負百分之百的責任,也許是別人在引誘你,但最後的決定是你在做的,所以你沒有逃避的空間。這個道理其實我很早就了解,我就相信這個道理,所以我覺得還不錯啦!在年輕的時候就有一個我自己覺得能讓自己可以安身立命的想法。

  • 生命的掌握操之在己

我想死亡是我們每個人必然要接觸的東西,對我個人來說,我很希望我能夠很正面的來面對死亡這件事情。所謂「我希望」,是因為我現在的想法也許十年、二十年後會改變,至少就現在的想法我希望我能正面的面對、能有智慧來決定自己什麼時候要離開。事實上我是非常期待有安樂死的地方,我希望我的生命能夠自己決定,這當然是我所期待面對死亡的態度,所以現在我不會特別的恐懼或是逃避,我希望我能有這個勇氣或是讓我自己非常幸福的一套道理,使我能夠正面的面對。關於這件事我與師母還有孩子們也有提到過,因為我很恨現在的婚喪儀式,太繁瑣。我希望我死後能火化,然後我的骨灰能撒在塔塔加(玉山入山口)。我喜歡大山,雖然我不曉得准不准許(笑)。

至於現在討論得沸沸揚揚的死刑問題,我倒沒有那麼堅持的覺得死刑是那麼的不對,當然我也同意廢死人士的一些說法,所謂這些公平正義的取得是不容易的事、在司法無法完全掌握的時候,我們是否能夠輕易的執行等等。但我依然相信人都有他的獸性。死刑是否具有嚇阻的作用?如果有嚇阻的作用,那我們是否就完全放棄這個手段?所以我兩邊都不確定,但不站在中間,我還是比較偏向維持死刑。

  • 與上下兩代的互動

我父親是軍人,他管我特別嚴,我們家小孩只有我一個人不斷地被挨打,因為我父親是一個嚴肅的人,所以我跟我父親不是很親近,也算是有點遺憾。我以前覺得我不要做我父親的樣子,一直到有一天我在講我孩子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這不是我父親在管教我的樣子嗎?我起先以為我對下一代的教養不同,結果很驚訝的發現並沒有太大的差異。而現在我每個禮拜一定回家,父母年紀也大了,所以我回家,我就扮演好一個兒子的角色,他們也很開心,我覺得這也是我們的責任,我也開心,所以父母在的時候要把握時間,因為父母可能隨時不在。

我兩個小孩都高中畢業就去美國,在美國念大學研究所,會有一點點疏遠,也許一兩個星期電話聯絡一下,一年有一兩次大家碰個面。我兒子比較乖每個星期都會打電話,我女兒比較不乖,常常會忘記 (笑)。所以這個問題就變得很難回答,我只能這樣想,反正孩子大了有自己的天地,我也有自己的天地。

  • 男大當兵啊!

喔!很好我覺得當兵很好!我都鼓勵他們主動去申請海軍陸戰隊、去磨練!你在當兵的時候你會碰到各式各樣不同的人,那個環境是與你在家庭學校社會都不一樣的,你必須服從命令。所以我是覺得不要讓自己太閒,最好就是去海軍陸戰隊,腦袋放空去看看世界上不同的人,學著去跟人家相處,認識不同的人,鍛鍊自己的身體,都是將來的本錢。

 

  • 推薦書刊

流浪者之歌— 赫曼赫塞

哲學的故事— 威爾杜蘭特

幸福之路—羅素

思想與人物—林毓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