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禹錫的科學騙局給了我們什麼信息?

禹錫的科學騙局給了我們什麼樣的信息?

給科學月刊—95-1-12

二○○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韓國首爾大學的調查小組正式對外界宣佈,他們沒有找到任何証據顯示首爾大學獸醫系教授黃禹錫曾培養出任何他在「科學」(Science)上報告的十一個特定病人的胚胎幹細胞。換言之,在幹細胞研究領域中曾引領風騷的黃禹錫教授,過去二年中所發表有關胚胎幹細胞的研究成果很可能都是作假捏造出來的。

黃禹錫教授出生農家,由寡母一手帶大,在首爾大學拿到獸醫博士後,九O年代成功地作出複製牛,算是一位由韓國培養出來、苦讀成功的學者。隨後他轉變研究重點開發人類體細胞核移植技術來培養胚胎幹細胞,二○○四年二月他對外宣佈他的研究團隊成功地從人類體細胞核移植到去核卵子所培養出的胚胎中分離出了一個能長期保存並且可以分化成各種體細胞的幹細胞株。這個結果發表在當年三月十二日出版的「科學」。胚胎幹細胞的發展在西方世界有非常大的爭議一方面,它為許多無法治癒的疾病提供了一個新的治療方向,但是另一方面,這個技術發展下去也就開啟了複製人的大門。退一步說,如果只是允許從這樣的胚胎分離幹細胞,有沒有傷害「人權」呢?。最後發展這樣的技術需要大量人類的卵子作本料,這裡碰到的倫理議題是人的卵子該如何取得?人卵的取得必需藉重侵襲性的手術,對捐卵的婦女有可能造成傷害。因此卵子的取得必須符合嚴格的倫理規範,包括不得威脅利誘等等。黃禹錫培養第一個幹細胞株据稱耗費了二百四十二個卵子!

黃禹錫接著在二OO五年報告,從十一個病人身上取得的體細胞核,用相同的技術培養出十一個胚胎幹細胞株。這個消息不論對科學界或是社會大眾,尤其是那些身罹痼疾引領企盼幹細胞可以帶來治療曙光的人都是石破天驚的突破。當然這篇論文也順利地發表在六月十七日的「科學」上。同年八月,黃禹錫在「自然」(Nature)上發表一篇論文宣稱成功地複製了一條狗。韓國的學術界和我們很類似,都罹患了一種稱作「自然、科學癥候群」。有了「自然」與「科學」論文的加持,黃禹錫立刻成了韓國的國寶級人物:名號與經費當然也就源源不絕,韓航甚至還提供他十年無限里程免費頭等艙的優待。社會大眾給予黃禹錫種種特殊的待遇在西方科學界是難以想像的,基本上它還是相當程度地反應了一種東方傳統的影響:對少有大志,家貧苦讀,最後打敗西方的先進為積弱的國家爭了一口氣的人,給他一些殊榮,誰曰不宜!

另外黃禹錫也用了一些特別的策略,來爭取國際學術界的認同。在他二OO五年的「科學」論文中,二十三位共同作者中,只有一位非韓國人,是美國匹玆堡大學的薛頓教授(Gerald P. Schatten)。薛頓是國際知名的幹細胞研究學者,他不僅掛名而且還是這篇論文的共同通訊作者。黃禹錫也送了一些學生到薛頓實驗室,來維持良好的合作關係。但是作為共同通訊作者的薛頓,顯然從未實地參與任何實驗工作,也未曾擁有過任何論文中提到的胚胎幹細胞。他在這裡扮演的顯然是一種「國際說客」的角色!不過薛頓教授也是第一個聞到一些不尋常訊息的人。黃禹鍚的學生到薛頓實驗室後透露了一些內幕,使得薛頓在去年十一月首先對外宣佈斷絕與黃禹錫合作關係,因為他說他發現黃禹錫作實驗所用的卵子,在取得的手段上違反了大家共同認知的倫理規範。薛頓的聲明好像一塊大石頭落到了原本平靜的水塘中,立刻引起一連串的漣漪。

11月21日負責提供卵子的醫生承認有付錢(1400美金)給一些「捐贈卵子」的婦女。對這件事,黃禹鍚的態度是一概否認事前知情。隨後韓國電視台也加入對這個事件的追蹤報導,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卵子取得是否合乎程序道義。付費和從實驗室的女性助理取得卵子都是不對的行為,但這些錯誤並不會影響科學結果的正確性。

社會大眾最初對媒體加入質疑黃禹鍚,反應是憤怒。12個廣告主甚至以撤消廣告的贊助來要脅電視台道歉並取消那個報導節目。但是媒體不斷收到不同「深喉嚨」的密告,呈現出的問題也就不再限於卵子的來源,還包括論文中所報告的11個胚胎幹細胞是否真的存在!譬如說論文中不同細胞的相片看來好像來自同一個細胞,而它們的DNA指紋看來也非常相似。不久薛頓教授終於寫信給「科學」雜誌,要求把他的名字從論文上剔除。理由是他得到一些內線消息:有些實驗數據是捏造的!12月15日與黃禹錫合作的醫生終於正式向媒體承認:11個胚胎幹細胞中的9個,實際上是來自同一個細胞株。而這個細胞株也不是來自體細胞核移植而是來自體外受精卵所產生的胚胎。這時候首爾大學全面的調查工作才正式展開。根據最新的報導,除了複製狗是真的,二篇胚胎幹細胞的論文內都是用不實的材料張冠李戴捏造出來的。

「黃禹錫事件」其實提供了我們一個不錯的切入點來關照科學研究在東方傳統社會中運作所產生的「不適應」。前面描述在韓國發生的種種怪現象,對我們而言其實並不陌生,用一點心我們幾乎每天都可以感覺到它的幽靈在身邊遊走。從培養諾貝爾獎得主到追求亞洲第一或世界一流的口號,就可以知道我們距離韓國「黃禹錫事件」只有一步之遙!5年500億的計劃給了大學教授不少名與利的誘因,但這種作為會把學術風氣帶引到一個什麼樣的方向,是每一個關心學術發展的人都必須密切注意的課題。

 

圖片作者: Leo Reynolds 圖片來源: http://www.flickr.com/photos/lwr/3799725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