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改的罩門—科舉陰影下的一元價值

台灣教改的罩門—科舉幽靈陰影下的一元價值

最近終於看到教育部杜部長說出了台灣教育改革的徵結:如果社會對名校的迷思不打破,就是玄天大帝來也沒用!記得幾年前在一次澄社舉辦與李遠哲院長談教改的會上,我也提出過類似的看法:只要社會和家長的價值觀念不改變,教改不論怎麼作都是注定要失敗的!當時李院長的回應是:他和教改委員每個週末都很努力地到各處與家長老師座談。  如果仔細比較過去四十年台灣從小學到大學的教育制度,我們不難發現所有教育制度的改變其實都是相當表面,不論多元的呼聲在教改的過程中有多高,其背後還是「作之君,作之師」的一元思維。

從幼稚園到博士班的教育體制在精神上和過去科舉取士之間的差異是非常有限的,「考取功名」的陰影籠罩在社會每一個階層中。任何不苻合這種僵化一元思唯的開放政策都會被批判封殺殺!舉例來說,我們對高中生必修那些課,課本該有那些內容無不規定的鉅細靡遺,任何人都不得逾越雷池一步。有沒有人想過,為什麼高中生一定必需要唸過化學、物理、生物、數學等等缺一不可?當然任何人都可以 提出「無數」強而有論證來支持修習這些課目的必要性。我一個朋友的女兒在美國上高中和大學,她完全沒有修過生物。最近她應聘到輝瑞藥廠工作,才開始自己去解決工作中所碰到的生物問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說唸大學最重要的是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與修過多少課無關。我很難想像在我們的教育體制中會允許這樣學生出現。

一元獨大的僵化思維不僅主導了中學的教學,它在大學裡也幾乎無所不在。譬如說國外大學對學分數的減免有非常大的彈性。高中如果修過「高等化學」而通過全國性的考試,到了大學就可以免修普化而學分照拿。在我們的大學中則完全沒有這樣的彈性,你化學考滿分,進了大學也還得和考20 分的同學一起修普化。最近聽到一個更鮮明的例子:有位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唸完大一普化的學生,轉學到台灣某私立醫學院的醫學系,他想以柏克萊大學普化的學分要求免修大一的普化,結果是不准。醫學系拿著白紙黑字的條文,讓想幫忙的醫學院院長知難而退。難道這個醫學院通識中心老師教的普化會比柏克萊大學的普化課更有深度?我想當然不是,唯一的解釋還是一個 => 唯我獨尊的僵化思惟在作祟。

杜部長指出了社會大眾對名校的迷思是教育改革最大的障礙,但是我們們看到教育部對私校的設置,學費的管制與學籍的認定等等無一不反應出其背後一元的價值。

當每個人都在高呼多元價值,而他們心靈深處仍然只有一個由封建幽靈所建構的單一價值觀時,我們就可以瞭解為什麼教育體制的現代化是這麼樣的困難,與它所遭逢的瓶頸之所在了!

 

圖片作者: Laurabot 圖片來源: http://www.flickr.com/photos/laurabot_/5702003397/sizes/m/in/photost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