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學是不是該成為大學的通識?

大學課程有沒有人在規畫?規畫的理念是什麼?規畫後的課程什麼人來教?教的怎樣?學生學到了什麼?教師如何評鑑?不適任的教師怎麼樣辦?

科學有顏色嗎?

古代西方人對肌肉精確的描述,與現代解剖學相較毫不遜色!但在中國傳統醫學眼中,「經絡」與穴道才是人體最重要基本要素!難道說中國古人從未見過人體中肌肉與骨骼的存在嗎?

院士與分數

這裡指的院士是中央研究院院士,院士和分數有什麼關係呢?當然沒有關係!這裡想要談的是台灣學術圈(主要是我們熟悉的生物醫學界)近年來所新創出的二個流行用語。

鬼頭鬼腦的聰明

和國外的學術界朋友談論不同國家研究人員的特質時,我們常會有這樣的印象:「印度人,嗯!日本人,認真的可怕!美國人,笨得可愛!中國人,哈哈!」美國人的聰明才智真的不如我們嗎?

好演講配好咖啡

「如果學校辦的演講沒有最好的咖啡,forget it!(不聽也罷)」長庚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周成功回憶以前在美國念書,時常跟同學彼此這樣開玩笑。然而,這不是為了貪圖口腹之欲,而是要「享受知識的氣氛」。

僧侶與科學家

在西方歷史中,宗教與科學經常是處在一種對立而緊張的狀態。從哥白尼到伽利略,挑戰宗教權威的下場通常都很淒慘。

如何發展重點學術領域

台灣的大學數目在近十年中倍增,而政府對高等教育的投資未能配合成長,加上欠缺具遠見的策略規劃與平頭式的分配原則,已經使得台灣高等教育陷入一個空前未有的危機。然而在政經問題複雜的今天,學界有帶領台灣走出困境的責任。

中國時報.科技專欄

基因體研究指引出未來癌症診斷和治療非常重要的方向。人類基因體定序完成後,接下來就可以「按圖索驥」去檢查癌細胞與正常細胞間究竟有多少基因資訊的變異,而那些變異會是癌細胞的「阿奇里足踝」不論癌細胞怎麼千變萬化,都可以讓我們一箭就正中它的要害!

對台灣生命科學發展的看法

生命科學過去十年間,在國內的進展是有目共睹的。在這個期間我想最重要的一個轉捩點就是,政府決心引進基因工程的技術作為提升發展生物技術的基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