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去看諾貝爾獎的門道?

每年十月諾貝爾獎頒佈之後,媒體或是學界都會對得獎人的生平與科學上的成就作一些介紹。介紹同時不免也會有許多議論:從今年的獲獎人是否名至實歸,到下年度的獎項會花落誰家。社會大眾往往關心臺灣什麼時候才會有諾貝爾獎得主出現;而學界領袖當然也不能免俗,往往隨性地撂下豪語:未來二十年要為臺灣培養出諾貝爾獎得主。

怎麼看科學與特異功能的爭議

有些人可能的確會表現一些個人獨特但無法與他人共享的神秘經驗,那麼對這些非具普遍性的個人經驗的探索就更需要謹言慎行了,免得讓「無知」的大眾以訛傳訛,最後讓嚴謹的科學判斷失去了表白的舞台!論語不是說過「子不語,怪力亂神」嗎?我想孔子對怪力亂神的現象也許並非毫不動心,或全無探索的興趣;「不語」指的恐怕是不宜與一般人隨便談論的態度吧!

我與榮陽團隊人類基因組的千萬鹼基定序計劃

人類基因組定序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進行有關生命科學的國際合作,而其成果對未來生物醫學有極為深遠的影響。榮總蕭廣仁教授認為面對這個人類歷史記錄的締造時刻,台灣不應該缺席。

當伽利略碰見達爾文之後

對我們來說,伽利略和達爾文的確逐次打開了我們的雙眼,讓我們認清了自己的真實面目。但是接下來是更讓人困惑的問題:我們真的完全自由了?我們還有更多需要掙脫的束縛嗎?

酵母菌會老嗎?

如果人會老,那麼植物會不會老?這個問題的答案我不知道,或許是沒有人真正好好觀察:長在溫室中的多年生木本植物,記錄它的年齡,看看它究竟能活多久!細菌呢?我想也很難去計算細菌的年紀。

細胞的訊號傳遞與癌症

細胞是生命的基本單元,它的外面是一層不透水,由雙層磷脂分子組成的細胞膜。細胞膜把細胞內部的各種組成與外界隔絕,然而細胞又必須時時刻刻與外界環境或其他細胞,保持密切連絡,如此才能適時作出回應,保持多細胞間的協同一致。

腦啡的來源

長久以來,藥理學家就一直認為嗎啡類藥物之所以能鎮痛,或是引起飄飄欲仙的感覺,全是透過中樞神經裏的接受器來達到它的藥效。這個假想中的嗎啡接受器到了1973年首次被生化學的方法所證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