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如何投資高風險的科學研究?

科學研究的重大突破,「創意」往往扮演關鍵的角色。因此我們常告訴年青科學家膽子要大,選擇研究課題的時候要發揮創意、願意冒險。

台灣教改的罩門—科舉陰影下的一元價值

最近終於看到教育部杜部長說出了台灣教育改革的徵結:如果社會對名校的迷思不打破,就是玄天大帝來也沒用!

黃禹錫的科學騙局給了我們什麼信息?

二○○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韓國首爾大學的調查小組正式對外界宣佈,他們沒有找到任何証據顯示首爾大學獸醫系教授黃禹錫曾培養出任何他在「科學」(Science)上報告的十一個特定病人的胚胎幹細胞。換言之,在幹細胞研究領域中曾引領風騷的黃禹錫教授,過去二年中所發表有關胚胎幹細胞的研究成果很可能都是作假捏造出來的。

文化傳統是科學發展的資產或負債?

楊振寧先生前些日子,在北京2004文化高峰論壇上提到,《易經》所影響中國文化的一些思惟方式像天人合一的觀念,是近代科學沒有在中國萌芽的重要原因之一。這個說法當然立刻引起研究易經學者們的反駁,認為楊先生對《易經》有些誤解。

沒有知識 那來的知識經濟?

忽然間,每個人都在說「知識經濟」!廣義的說,有不需要知識的經濟活動嗎?當然沒有!但是大家都會同意,在我們這個時代裡,創新的科技早已不只是一個指標,同時還是創造社會財富的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