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鼎新藥:一個國王新衣的再現

浩鼎日前公佈抗乳癌新藥OBI-822臨床實驗的結果,沒有達到預期的療效,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風波。對這樣的結果,浩鼎董事長張念慈的回應是「跌破眼鏡的成功」!

二十年來臺灣生物醫學研究的省思

我們可以從兩項指標來推斷臺灣生物醫學界的未來,第一:我們的生物醫學研究是否已成為臺灣生物科技產業最重要的推手? 第二:生物醫學是否吸引了足夠多的優秀新血加入?我個人的看法是,這兩個問題生物醫學界幾乎都交了白卷!

周成功說了什麼?他沒有說什麼?

我的朋友江才健在這一期科技報導上寫了一篇文章,值得和大家分享:周成功說了什麼?他沒有說什麼?

從宇昌案談學術界利益衝突的規範

本文登出時,總統大選即將落幕。但不論誰當選,都不該輕忽了宇昌案所牽引出學術界利益衝突如何規範的問題。從一個局外人來看,宇昌案當然有許多令人不解之處,

中研院需要建立新的研究文化

研究生與博士後研究員並非「高級助理」,他們在實驗室的工作仍然走教育過程的一部分,但當實驗室成了工廠,學生成了生產線上的作業員,所知所學都是些零碎片斷的枝節,對科學研究不容易有整體的認識。

「陳垣崇事件」與學術界的「利益衝突 」

去年中研院陳垣崇教授因為專利授權及採購問題遭到檢方約談的事件,引起社會與學界極大的震撼。上個月檢察官以不起訴結案,這件事似乎就此塵埃落地。但是看了檢察官不起訴的說明後,我認為中研院有責任把這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對社會大眾和學界作一個清楚的說明

評中研院主導的「人才宣言」: 一場學術倫

中研院8月14日發布了一份由翁啟惠院長發起,18位國內各界領袖共同連署的《人才宣言》,針對國內嚴重人才供需失衡的現象,從體制、法規與大環境的面向分析,指出諸多問題,並研擬相關因應對策。同時還指出政府再不正視人才失衡問題,十年內台灣將無人才可用。

台灣的博士泡沫什麼時候破滅?

沒有腳踏實地的基礎人力,許多碩博士卻變成宅男宅女在家,找不到未來。」更觸及到一個過去很少人討論,但對高等教育潛在的傷害至為深遠的課題:「博士培養人數過剩與就業市場的前景泡沬化」

學界領袖哪裡去了?

二個月前就聽到國科會內部傳出的消息 因為Top down的大計畫耗掉太多資源,以致於今年支持大學研究計畫的各學術處的經費將大幅縮水。 面對這樣的傳言,學界整體的反應是冷漠。 上位者,沒有人出面澄清或關切;而下面的學者,也僅能私下表達關切與不滿,大家普遍的心態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無力感。

國王的新衣

如同黄仁宇最有名的著作「萬歷十五年」的英文標題:「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2009對台灣學術界也是平靜無事的一年。但在這一年中,一齣國王新衣的劇碼正悄悄地從蘊釀、成型而準備上場。那就是「生技醫藥國家型計畫」!

一個杞人憂天的問題

現代生物學的每一個領域,目前都遇上了基因體研究的衝擊。DNA定序技術的快速發展,使我們已經擁有人類和其他幾種模式生物基因體完整的DNA序列。接下來的工作,就是怎麼樣利用這些資料庫中的資訊來解答生物學中長久等待解決的問題。

中央研究院的靈芝能抗癌?

中央研究院什麼時候賣起抗癌的靈芝?答案當然是沒有!但是為什麼那些得了癌症的朋友們,老是有人向他們推銷中央研究院的抗癌靈芝?還限定一次要花7萬塊買六個月的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