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鼎新藥:一個國王新衣的再現

浩鼎日前公佈抗乳癌新藥OBI-822臨床實驗的結果,沒有達到預期的療效,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風波。對這樣的結果,浩鼎董事長張念慈的回應是「跌破眼鏡的成功」!

二十年來臺灣生物醫學研究的省思

我們可以從兩項指標來推斷臺灣生物醫學界的未來,第一:我們的生物醫學研究是否已成為臺灣生物科技產業最重要的推手? 第二:生物醫學是否吸引了足夠多的優秀新血加入?我個人的看法是,這兩個問題生物醫學界幾乎都交了白卷!

周成功說了什麼?他沒有說什麼?

我的朋友江才健在這一期科技報導上寫了一篇文章,值得和大家分享:周成功說了什麼?他沒有說什麼?

從宇昌案談學術界利益衝突的規範

本文登出時,總統大選即將落幕。但不論誰當選,都不該輕忽了宇昌案所牽引出學術界利益衝突如何規範的問題。從一個局外人來看,宇昌案當然有許多令人不解之處,

中研院需要建立新的研究文化

研究生與博士後研究員並非「高級助理」,他們在實驗室的工作仍然走教育過程的一部分,但當實驗室成了工廠,學生成了生產線上的作業員,所知所學都是些零碎片斷的枝節,對科學研究不容易有整體的認識。

怎麼去看諾貝爾獎的門道?

每年十月諾貝爾獎頒佈之後,媒體或是學界都會對得獎人的生平與科學上的成就作一些介紹。介紹同時不免也會有許多議論:從今年的獲獎人是否名至實歸,到下年度的獎項會花落誰家。社會大眾往往關心臺灣什麼時候才會有諾貝爾獎得主出現;而學界領袖當然也不能免俗,往往隨性地撂下豪語:未來二十年要為臺灣培養出諾貝爾獎得主。

從圓照寺談臺灣醫學教育的一些問題 Nov14

從圓照寺談臺灣醫學教育的一些問題

我有一個相當奇特的經歷,在一間莊嚴肅穆的佛寺講堂中,我和來自全省一百多位中小學老師們一起討論生命是什麼?

怎麼看科學與特異功能的爭議

有些人可能的確會表現一些個人獨特但無法與他人共享的神秘經驗,那麼對這些非具普遍性的個人經驗的探索就更需要謹言慎行了,免得讓「無知」的大眾以訛傳訛,最後讓嚴謹的科學判斷失去了表白的舞台!論語不是說過「子不語,怪力亂神」嗎?我想孔子對怪力亂神的現象也許並非毫不動心,或全無探索的興趣;「不語」指的恐怕是不宜與一般人隨便談論的態度吧!

我與榮陽團隊人類基因組的千萬鹼基定序計劃

人類基因組定序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進行有關生命科學的國際合作,而其成果對未來生物醫學有極為深遠的影響。榮總蕭廣仁教授認為面對這個人類歷史記錄的締造時刻,台灣不應該缺席。

生物學是不是該成為大學的通識?

大學課程有沒有人在規畫?規畫的理念是什麼?規畫後的課程什麼人來教?教的怎樣?學生學到了什麼?教師如何評鑑?不適任的教師怎麼樣辦?

My personal experience Oct06

My personal experien

我一生作事有兩句話長記心頭,一是:吃虧就是佔便宜;另一句話是:有容乃大,無欲則剛。我自已覺得從中受益很多。另外我常覺得把自我反省擺在前面,遇到爭執先問自已是不是我的錯,說氣話有沒有傷人,如果有,能不能先說聲抱歉

科學有顏色嗎?

古代西方人對肌肉精確的描述,與現代解剖學相較毫不遜色!但在中國傳統醫學眼中,「經絡」與穴道才是人體最重要基本要素!難道說中國古人從未見過人體中肌肉與骨骼的存在嗎?

「陳垣崇事件」與學術界的「利益衝突 」

去年中研院陳垣崇教授因為專利授權及採購問題遭到檢方約談的事件,引起社會與學界極大的震撼。上個月檢察官以不起訴結案,這件事似乎就此塵埃落地。但是看了檢察官不起訴的說明後,我認為中研院有責任把這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對社會大眾和學界作一個清楚的說明

評中研院主導的「人才宣言」: 一場學術倫

中研院8月14日發布了一份由翁啟惠院長發起,18位國內各界領袖共同連署的《人才宣言》,針對國內嚴重人才供需失衡的現象,從體制、法規與大環境的面向分析,指出諸多問題,並研擬相關因應對策。同時還指出政府再不正視人才失衡問題,十年內台灣將無人才可用。

院士與分數

這裡指的院士是中央研究院院士,院士和分數有什麼關係呢?當然沒有關係!這裡想要談的是台灣學術圈(主要是我們熟悉的生物醫學界)近年來所新創出的二個流行用語。

台灣的博士泡沫什麼時候破滅?

沒有腳踏實地的基礎人力,許多碩博士卻變成宅男宅女在家,找不到未來。」更觸及到一個過去很少人討論,但對高等教育潛在的傷害至為深遠的課題:「博士培養人數過剩與就業市場的前景泡沬化」

學界領袖哪裡去了?

二個月前就聽到國科會內部傳出的消息 因為Top down的大計畫耗掉太多資源,以致於今年支持大學研究計畫的各學術處的經費將大幅縮水。 面對這樣的傳言,學界整體的反應是冷漠。 上位者,沒有人出面澄清或關切;而下面的學者,也僅能私下表達關切與不滿,大家普遍的心態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無力感。

國王的新衣

如同黄仁宇最有名的著作「萬歷十五年」的英文標題:「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2009對台灣學術界也是平靜無事的一年。但在這一年中,一齣國王新衣的劇碼正悄悄地從蘊釀、成型而準備上場。那就是「生技醫藥國家型計畫」!

鬼頭鬼腦的聰明

和國外的學術界朋友談論不同國家研究人員的特質時,我們常會有這樣的印象:「印度人,嗯!日本人,認真的可怕!美國人,笨得可愛!中國人,哈哈!」美國人的聰明才智真的不如我們嗎?

好演講配好咖啡

「如果學校辦的演講沒有最好的咖啡,forget it!(不聽也罷)」長庚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周成功回憶以前在美國念書,時常跟同學彼此這樣開玩笑。然而,這不是為了貪圖口腹之欲,而是要「享受知識的氣氛」。